夜明珠预测论坛
今天看星际猎人里边有个考试问的是以面试厅为中心一公里为半径的
发布日期:2019-11-17 11:30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数百米深的海底,海水呈现出一种令人心悸的暗红色,在这样的深度是不可能见到阳光的。所以这里的环境基本和黑夜没什么区别。

  云昊羽静静地藏在一块巨大的礁石下面,这里的水温已经很低了,双层潜水服里的保温装置一直在工作,但他仍然感到一阵阵刺骨的寒意。这感觉不是来自于身体,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受!

  幽暗的海底,危机四伏,仅仅在以藏身之地为中心,方圆五十米的范围内,就有着不下十种凶名赫赫的生物。在他的左手两米远处,一头蛇鳞海星将自己的躯体半埋在沙土中;右边,几条鹿晶藤正围着一条倒霉的荆沙鲟大快朵颐。

  头顶上,通体暗红的昙云水母悠哉游哉地舒展着粗大的触手,据说那东西可以轻易撕裂潜水舱的高强度合金外壁。

  如果他稍稍扭一下头,就可以看见在四十米外,一头小山般大小的锯齿蚰蜒正在打盹,旁边还趴着一条大腿粗的腐蚺。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每一样都可以轻易地要了他的命!

  在他潜伏的这几个小时里,他甚至还发现了一条摩罗鲨的踪迹!也不知它怎么会有闲心来三百米深的相对浅海区串门,据说这种深海霸主,暮云星上排名前十的凶物从来只在一千米以下的海域活动的!

  他已经耐心地在这里守了六个小时了!他的目标,是一种叫做红睛海胆虫的生物。这种生物只有拳头大小,形状有些像海参,在身体的正中央长着一只类似于眼睛的血红色触手,因此而得名。

  它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它的体液,是人类配制抗衰老药剂的重要原料。只要能抓到一只,就可以让他很舒服地过上一年了。

  当然,这种生物不是那么好弄到的,因为它活动的地域在众多深海凶物的守护下,想要在不惊动它们的情况下得手,难度用“虎口拔牙”都不足以形容!

  小心翼翼地活动了一下手脚,再次检查了一遍随身携带的装备:一个高压氧气瓶,两瓶压缩营养剂,一支强力,一把水手刀,一个书包大小的生态箱,还有一个急救药包。这就是自己的全部家当了。

  曾经有同伴建议他带上一支射线枪,被他拒绝了——在这种地方,如果被那些要命的东西盯上,你就是有一门粒子炮也保不住自己的命!

  目标终于出现了,两只海胆虫慢吞吞地从海草中爬出来,开始觅食了。距他不到十五米,但他仍然一动不动。他已经不是新手了,明白越是接近成功,越要沉得住气,若是太过激动,露了踪迹,鸡飞蛋打不说,自己也要被那些凶物撕成碎片!

  他以前就亲眼见过一个同伴因为大意,惊动了一群鹿晶藤,被那群家伙死死缠住,锋锐的触手像撕纸一般划开了潜水服,将他生生吸成一具干尸!而他就在不远处眼睁睁地看着,却束手无策!

  猎物过来了,他仍然平静地趴着,已经握在了手里,这东西的有效射程可达四十米,之所以忍到现在,只是为了确保一击得手。这东西本身不难对付,就是特别机警,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逃之夭夭。

  慢慢地,一头海胆虫已经游到了身边,另一头也只相距一米了。他最后调整了一下角度,对准前面的那一头按下了激发键,一枚不到十毫米的钨针无声地破开海水,只一瞬,就扎进了它的身体。紧接着是第二发,对准后面那一头。很快!两头海胆虫都不动了。

  拿出生态箱,将战利品收进去,整个过程不到十秒。等到一切搞定,他才轻轻地舒了口气,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不远处的腐蚺动了一下,换了个姿势继续打盹,其它的凶物各行其是,并没有发现这个外来者!

  海面上,弗路德拎着酒瓶正在甲板上转悠,时不时灌上一口,他干这行已经许多年了,别的爱好没有,就爱喝酒。据说就连睡觉时手里都攥着酒瓶!

  “唔唔,知道了。”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又灌了一口,弗路德这才开口说道:“老伙计,你说,这次下去的四十个人中,能回来多少?”

  “多少?很难说!你不是一向猜得很准的吗?不如咱们来赌一把!我猜三十四个。”

  船长一口气将瓶子里剩下的酒全灌进肚子里,满足地打了个酒嗝,又说道:“你知道吗?海胆虫的行情又看涨了,黑市上的价格已经炒到五万一只啦!还有鬼面鹿魨,蓝血海星,熔岩鲨……都是好东西啊!”

  “哎!我也就是说说而已!谁不知道好东西是要拿命去换的?”船长叹了口气,经方名家汇聚昌平 传承岐黄砥砺前行。他知道大副说的没错,干这一行的都是在死神的眼皮底下讨生活!抓红睛海胆虫就够麻烦的了,每次出海,手下的潜水员们总有那么几个会留在这该死的地方永远回不来。

  鬼面鹿魨是生长在五百米的海下,与阎罗乌贼伴生的一种凶物!而蓝血海星只在两千米以下的海域中才有出产;至于熔岩鲨就不用说了,那是暮云星上凶名远播的存在,寻常口径的光炮都奈何不了,必须出动高阶异能者才能对付!这都不是现在的他们所能奢望的!

  水下,云昊羽换了个位置继续潜伏。生态箱里已经有六只战利品了。距收工还有一会,无论怎样,今天的收获都是很让人满意了,以前的成绩一次最多不会超过四只。里面还有十四枚钨针,他想再碰碰运气。

  “我是不是太贪心了?”他有时也这样问自己,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没人会嫌钱多的,下次来还有没有这样好的运气实在难说!

  这是第几次出海了?十七次还是十八次?虽然每次都是有惊无险,但自从决定来这里搏命,他就没睡过一个好觉!

  无数次梦见各种各样的凶物以不同的方式夺去自己的生命,活吞算是最体面的死法,肢解、碎尸、凌迟,或者是被缠绕窒息而死,被强酸慢慢溶解,再不然就是被吸成干尸……种种超出人们想象极限的恐怖死法!从噩梦中惊醒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这样拼命值得吗?他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每次他都会努力说服自己,只要再做一次就收手!再做一次,就一次……但每次回来后,只隔一星期他又会重复这样的行为。

  是的,首先要活着,然后才能谈其他!他也不否认这一点,并且不止一次试图以此说服自己,不要再冒险!但,心中的那份执着却怎么也放不下!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梦想,然而千万年以来,能够达到这一标准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为了那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他选择了这条路。后悔吗?也许是吧!但每次从鬼门关一般的海底回来,在自己的小巢中默默舔舐伤口,调整心态。一星期后,他又会义无反顾地继续登上出海的渔船。从那些噩梦般的凶物口里夺食,为了心中的那份执着而奋斗!

  轻轻一抬手,又一枚钨针发射出去,这次的目标离他远了些,将近六米外!想要收入囊中有些难度,他一寸寸地挪动着身躯,小心翼翼地靠过去。

  一条鹿晶藤闲庭信步地荡了过来,离他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满是惨白色细小骨刺的触手,由于刚刚进食完毕的缘故,青黑色的粗大藤身已化为深紫色,上面还挂着一些暗红色的肉筋,随着藤身的摇摆不停地蠕动!一股子狰狞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然而,不知是不是他动静太大,还是那条鹿晶藤太敏感,对方又绕了个圈子折回来了!而且径直冲着他的位置游过来!

  “时间快到了,准备发射吧!”弗路德吩咐手下们。他说的是一种导弹,发射入海后会发出一种特定频率的声波,将海下那些要命的东西驱赶开,以便让那些潜水员们顺利回来。

  只是这玩意的效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价钱还不便宜!所以他只舍得在开工和收工的时候用上两次!好歹让这些小伙子们多几分活命的机会!

  海面上,暮云星的太阳即将落入海平线下。和人类的故乡地球不同,这个星球的太阳是蓝色的,蓝得耀眼!此时在那颗太阳正上方的天穹上,出现了一个耀眼的光团。斜斜地划过长空,朝这边疾飞过来!

  “什么玩意?陨石吗?似乎又不像!”他嘀咕着,打算拿个望远镜来瞧瞧。还没等他挪动脚步,那光团的速度极快,转眼就到了面前,在离船三十米的地方一头扎入了海里!

  “怎么回事?难道是幻觉吗?”酒鬼船长愣愣地盯着海面发呆!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海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云昊羽本来已经绝望了,那条鹿晶藤慢慢缠住了他,开始撕扯他的潜水服。不想它却突然停下了动作,飞快地向一边游去!

  不光是它,仿佛见了鬼一般,各种各样的凶物发了疯似地往远处逃去,包括那条凶名赫赫的摩罗鲨。

  是什么东西让它们也会感到害怕??他正在犹豫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就觉得眼前一黑,难以抑制的困意涌上来!他吓得魂飞魄散,在这种地方睡过去意味着什么后果,用脚后跟都想得出来!可惜,事情的发展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很快他就失去了知觉!

  他不知道的是,一个混沌色的光团悬浮在他的头顶。沛然无可抵御的威压下,周围数百米的海底已成死域!

  年轻的潜水员们陆陆续续地浮出了水面,带回来了或多或少的收获。看起来,他们的状态都还不错,能从那种地方平安回来,大家都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大副指挥着手下清点战利品,弗路德拎着酒瓶,眯着眼睛数人头:“十六,十七,十八……二十九,三十……”已经有三十二个了,可能剩下的几个家伙动作慢了点,也可能已经去见上帝了。

  “少来,我怎么可能输?”弗路德撇了撇嘴,看了一下时间,“再等一会吧,我并不认为我的直觉会有错!”

  蓝色的太阳已经落下去了,暮云星的三颗卫星开始在夜空中现出身影,两颗大点的呈蓝色,稍小的那个则是紫红色,看上去有几分妖异。

  “哎!好吧。”弗路德有些郁闷地答道。“莫非真的是我的直觉有误?***,多少年的英名,今天却交代了……”

  云昊羽的状态看上去还不坏,至少他还能站着,除了脸色苍白了些。对围观过来的众人勉强笑了下,将生态箱递给船长,说道:“出了点变故,所以回来晚了些,让大家担心了!”

  “昊哥儿,今天的收获怎样?你的运气一向不坏,相信这次也不例外……”酒鬼船长一边笑着,一边打开生态箱,可是当箱子完全打开,在场的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箱子里整整齐齐放着二十头海胆虫,还有两个玉蝶云贝,这可是能卖大价钱的东西,只在鹿晶藤的巢穴里才能找到!这小子是怎么弄到的?

  最后还是大副打破了沉默,笑着说道:“昊哥儿,看来你今天的运气真的不错。等下是不是请大家喝一杯?”

  “理当如此!”云昊羽的回答很痛快,他现在有理由高兴。按照先前的协议,抓到一只海胆虫可以得两万信用点的报酬,二十只就是四十万,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至于玉蝶云贝,酒鬼船长给出了十万一只的价格,加起来他这次的收入抵得上以前七、八次了!

  渔船返航了,远处的港口灯火璀璨!云昊羽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站在甲板上出神!这一次总算是活着回来了,头顶上的星空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美丽。夜风徐徐吹来,带着一股熟悉的咸腥味。